2016年6月7日版面 报料热线:0759-3336116 今天是:
首版 上一版  下一版   第20版:文 体 海风

萋萋满别情

宋立民

    宋立民(赤坎)

    6月5日,星期天,傍晚从岭师北门外出,畅通无阻。正奇怪:没有一如既往的“车辚辚马萧萧”?身边的老L大悟:高考到,培才的学生已经在家“备考”了。

    又是一年。

    高考事关千家万户,中国的高考尤其特色鲜明,相关话题总是风生水起。今年有点非同以往者,手机微信里别情依依,紧张情绪正在淡化。

    缘起似乎是老家郑州,七中的何姓老师最后一节课用PPT打出:“感谢大家忍耐我这两三年,感谢大家对我的不离不弃”。微信道是“只会为难题掉眼泪的‘学霸’禁不住偷偷揉起了眼睛”。下面是同类跟帖:曰“很严肃的政治老师,最后一次全班点名,说想要记住我们所有人的脸。其间几度哽咽,恨不得时光走得慢一点,让这节课长一点,让我们的分别来得慢一点。”曰“高中最后一节。班会课。班主任让全班轮流上去说话。班会结束后。班主任站在讲台上挥了挥手。说:放学了,你们走吧。可是全班没有一个人走。然后班主任又挥了次手。满脸泪水。其实我不想毕业。”曰“考前的最后一堂课,班主任对我们说:‘孩子们,考上了,我高兴,我请喝酒,考不上的,我……对不起!’然后他深深鞠了一躬,全班顿时拍掌起哄,结果发现他一抬头,流眼泪了,我们也哭了。”

    转发最多而且被媒体当作标题的是:“最后一节课,班主任对我们说:“你们再看看卷子,我再看看你们。”

    老夫教了34年大学,早已“岂有豪情似旧时”。但是仍然为上面的帖子感动。至少,孩子们的“记叙文”过关了:“贴近生活”的“白描手法”娴熟,抒情真切而有控制,远离了“鸡汤”与“八股”。

    梁漱溟总结中国文化,曰两大特征:向上之心强,相与之情厚。不知何故,干群、医患、师生……的关系倒是日趋紧张。就师生而言,说“萋萋满别情”不多,讲“多数老师收礼”、“学生痛打老师”的不少。其实,看看身边,九成以上同事敬事而信、严守底线;大多数学生敬重师长、彬彬有礼。笔者1978年退役并参加高考,数学一片空白,高中挨过我们“批斗”的老师悉心辅导,不收分文,至今想起来都很温暖。上周新闻:四川乐山高三教师卢雄英情系毕业班,带病坚持每周34节课,5月24日倒在办公室门口,26日辞世。她看不见弟子上考场了,不知道她的学生今天作文会不会写到这位51岁的恩师。

    资中筠先生在第二届共识人物获奖感言中说:“我们都热爱这个民族,只企盼它兴旺而不沉沦,我们更不愿社会动乱,希望以最少的代价,和平地度过转型这一关。……我始终认为希望在民间。”是的,历史不会逆行。社会的向善向好,必将扩散、看重、珍惜这样的“萋萋满别情”。作为相对资深的教书匠,我相信那些浸透信任的泪水。